手機招聘

手機版

微信招聘

官方微信

網站客服:0580-8910000
首頁 >>財富人生
淄博富豪馬之清:靠一臺拖拉機發家,從農民到董事長,身家115億
2022-6-15 14:08:30 來源:本站收集
馬之清
 
01
 
馬之清,1955年出生于山東淄博臨淄地區的一個農民家庭。
 
他和父輩一樣,原本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在村子附近,有個工廠開始破土動工。馬之清的生活,從此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原來,1981年齊魯石化開始在馬之清村莊附近新建乙烯廠。村里很多農民被臨時雇到工地上干活,馬之清也去掙點辛苦錢,貼補家用。
 
工廠需要什么,他們就干什么。馬之清靠借的一臺拖拉機,為工廠運土、拉沙,掙點運費。掙到錢之后,他自己買了一臺拖拉機,專門跑運輸。
 
賺到錢后,馬之清1985年投資建了一個石灰窯,生產石灰,既賣給當地老百姓,也賣給乙烯廠。
 
就這樣,30歲的馬之清逐漸轉換角色,從一個地道農民變成了一個小老板。因為長期和乙烯廠打交道,他也建立起最初的人脈關系。
 
1993年,他成立了臨淄清源物資儲運有限公司,從一臺拖拉機干起,辦起了運輸公司,為淄博當地企業從事運輸服務,這讓他賺得盆滿缽滿。
 
上世紀90年代初,不光是山東,全國各地到處都在修路,基礎建設成為各地經濟發展的引擎。馬之清敏銳地意識到,如果能生產修路的瀝青,肯定會大有作為。
 
說干就干,人到四十的馬之清,絲毫不猶豫,他要抓住這難得的商機。
 
02
 
1995年,馬之清成立了山東清源重交瀝青廠,從齊魯石化請來技術員,幫助他建起了一套簡易的土法煉瀝青裝置。并從齊魯石化購買原料,嘗試生產瀝青,并推向市場。
 
由于各地對瀝青有巨大需求,馬之清的瀝青廠生意火爆,從此,他以瀝青生產為起點,開始向和原油有關的其他產品進發。
 
山東農業產業發達,各地農民朋友在種地時候需要大量的農膜,針對這一市場需求,馬之清成立了臨淄齊能清源塑膜廠,農膜成為馬之清企業的掙錢利器。
 
后來,他發現當地很多地煉企業,只做汽油、柴油生產,而附加值很低的蠟油并不是主要產品。
 
馬之清從中發現商機,他想如果把這些附加值低的蠟油加工制成高端潤滑油的基礎油、工業白油之類的特種油,那豈不是賺得更多。
 
于是,他又成立了山東清源石化有限公司,專門從事各類特種油的生產。
 
1998年9月,馬之清成立了清源集團,經過十多年的發展,集團從一家石灰窯發展成大型民營企業集團。馬之清也從一個普通農民,變成大型民企的集團董事長。
 
03
 
農民出身的馬之清深知,企業要發展,必須靠人才。他每年除了引進大學生畢業生之外,還高薪聘請企業能人來清源工作。
 
2011年,清源集團在臨沂市沂水縣成立山東清沂山石化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的建立,打破了國外對我國高端特種油的長期壟斷。
 
到2020年的時候,山東清沂山石化實現產值高達125億元,進入中國制造業民營企業500強。
 
除了引進人才,馬之清還懂得,企業要發展,必須靠合作。為了保持企業的研發水平,除了加大資金投入外,他還與中石化下屬的多家研究所合作、與中國石油大學聯合成立實驗室等。
 
并且,馬之清的清源集團還與法國道達爾、英國殼牌、新加坡托克等跨國公司開展深度合作。
 
這些合作提升了清源集團的整體實力和研發水平,讓清源集團在山東眾多地煉企業中脫穎而出。
 
如今,清源集團在馬之清的經營下,年產值超過300億元,客戶群體遍布15個國家和地區,為中國石油和化工企業100強之一,強勢挺進躋身中國企業500強。
 
隨著企業的飛速發展,馬之清的個人財富也是與日俱增。到2020年,馬之清以65億的個人財富雄踞胡潤百富榜。
 
在2021年山東創富榜上,馬之清的個人財富飆升至115.51億,排在山東富豪榜的第45位。在淄博富豪榜上,他位列第三,僅次于英科醫療的劉方毅和匯豐石化的魏學專。
 
有人問他,為什么經營企業如此成功,他總是謙虛地說,與淄博企業比起來還有很大差距,必須堅持“品行天下、正本清源”的核心理念,懷有敬畏之心,用心經營,造福社會。
1 2 3 4 5
網警

客服熱線:0580-8910000 2025505 2025525 2600077 企業客服QQ:1227279393 個人客服QQ:1275759393

免責申明:本網站信息均由求職者、招聘者自由發布,上奇人才網不承擔由于內容的合法性及真實性所引起的一切爭議和法律責任。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ICP證浙B2-20090313 人力資源許可證編號:330901000003 舉報電話:0580-2281082

CopyRight?2006-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郵箱:662727@163.com 本站關鍵詞: 舟山人才網 上奇人才網

性中国少妇熟妇xxxx农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